所在位置:攀枝花人民广播电台 > 影视文艺 > 正文

荣县停采页岩气:“互联网+电影”变身“互联网+票房” :文艺的菊花爽了谁的肾

2019-06-12 02:17 来源:本站整理

041001

“互联网+电影”变身“互联网+票房” :文艺的菊花爽了谁的肾

TechWeb 4月10日报道 文/王平平

四月的北京进入了360度立体循环顶风模式, 春风也携着一丝猥琐的气息掀起了大家荡漾的情怀。于是小伙伴们纷纷翘首企盼着别样的春风抚慰躁动的心。就连电影也是如此的不矜持。

车行驶在四环上,路边尽是第五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宣传广告,迎风招展,妩媚至极。

“互联网+”的概念近来被炒的发烫,在众生都拥护“互联网思维”的至上法则时,被互联网染指的“姑娘们(行业们)”并不是都是爽翻了天。

“拍个电影挺难的,一入此坛深似海”资深电影爱好者小道同学感叹的说。说这话的时候,小道的眼睛里放着异样的色彩,这色彩中还透着一层故作老成的味道和尼古丁熏过的婆娑。

小道是混迹在互联网圈的一名小编辑,但对极具文艺小清新气质的爱好有着高逼格追求。比如摄影,比如写小说,比如电影。放荡不羁的外表加上复古的长相完全掩盖了小道90后的身份,但并没有抹杀他对电影的挚爱。

就像他为心爱的电影事业申请了一个微信公众号,虽然上一条更新还停留在去年的12月15日,头条阅读量仅为95。虽然小道在个签上写着“众人观影,每周一片关注305放映队有惊喜”。虽然小道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质疑,但这些都不重要。小道喜爱电影的心还是在于其回家的地铁上被各种电影桥段的谈资充斥着。想来30年前,这样的痴迷情怀恐怕只能安静地躺在日记本里吧,就如当年暗恋的姑娘。

20年前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你在电影院我在家看电视

90年代中期,周星驰经典爱情电影《月光宝盒》在大陆上映,引起了不小轰动。这一部电影再次撩拨动了公众的春心。当然,还有经典巨制的《泰坦尼克号》漂洋过海来看你,露丝的裸体画也成为了一代人青春里不可磨灭的记忆。

在这20年里,用户观影模式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最早期的露天电影院到录像厅,再到如今的万达与嘉美等,线下的观影模式越来越影城化。

“小时候看电影就是等着村里组织露天放映,胶片,还是手摇的那种。”同样对电影有着情节的X先生如是说。与小道不同,X先生是典型的80后电影爱好者。谈吐儒雅,风度翩翩,时尚的发型完全出卖了他混过公关圈的痕迹。重要的是X先生年入50万,银子和年龄的差距意味着X先生经历了一段小道无法经历的观影时光。

“那时候看电影有点公益事业的味道,放映的影片也都是有教育意义的。基本没有商业片的影子。”X先生继续介绍道:“到了90年代,一二线城市实体电影院开始兴起,但是电影院还是有钱人才会去的。”

互联网的发展,团购的出现,让团购电影票成为一件极为稀疏平常的事。

比达咨询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电影票团购总成交额已达61.7亿元,约占全国电影票房20.8%的市场份额。团800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2月,电影票等娱乐类团购成交额为29.7亿元,占据16.88%的市场份额。

互联网对电影最直接的改变就是价格的亲民化。这也是打动观众最直接的原因。

线下影院资源匮乏催生盗版

但电影应该感谢它

有句话叫“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一旦“没事干”就会想着找点事干。看电影就成了可干的一件事。

电影打开了一扇观看世界的天窗,但是线下影院资源的匮乏,让人觉得这窗户有点小。这是X先生的说法。

“早期的电影院资源有限,票价相对也不是很便宜,这就导致了盗版光碟的盛行。”X先生回忆道,“加上很多国外的电影受限制,因此催生了录像厅和光盘生意红火了一段时光。”

说到这里,X先生眉头紧锁神态严肃,很认真的说道:“其实外国电影应该感谢中国的盗版事业,因为盗版(光盘)才使很多大片,很多影视明星快速进入到了观众的视野。”

咦?这样的说法,对猝死的快播,以及挣扎着死去的人人字幕组们,这种逆(liang)天(xin)的评价,似乎在为那些年尸骨未寒的盗版小小的报了个仇。

“上大学了之后,去电影院观影对学生来讲成本还是蛮高的,也没有养成这种习惯。于是大家都是通过网上下载,或是在线观看。”这点上,80后的X先生和90后的小道达成了共识。

但我们似乎也看到了矛盾之处,互联网的发展一方面加速了电影宣传的效果,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对线下影院的票房冲击。“电驴、迅雷、BT下载等下载软件的出现使得用户对电影院的需求就更少了。”X先生如是说。

“互联网+电影”变身“互联网+票房”

技术越来越好 烂片越来越多

在与小道和X先生的交谈中,两位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互联网对电影最大的影响,那就是造成了商业片的泛滥。

这种声音与当下火热的“互联网+”背道而驰,但是两个人都很坚持这样的决论。

小道思索了片刻,用娱乐宝举了个例子。“我觉像娱乐宝这样的产品出现,有可能是阻碍真正好电影出现的原因之一。”

“因为娱乐宝已经进入到电影制作与生产还有宣传的层面了。让更多的用户选择他们希望的电影里出现什么演员、什么剧情、什么故事氛围。”小道解释道:“这是商业片,或者说趋近汽水片的制作行为。更脱离了艺术本质,更接近资本运作。”

这也是笔者在一片唱好“互联网+”的声音中听到的为数不多的反调声音。

众多信仰互联网力量的人们坚信着互联网可以改变一切,但实际上这种坚信是盲目的。因为互联网思维本身就是一种商业运作的思维模式,是以用户为主换来钱的。

忧伤的黄牛被团购抢了钱

生意虽惨淡任性却依然

中关村海淀剧院,美嘉影城门前总会有黄牛的身影在晃悠。他们不管你是不是路过,总会以他们特有的小碎步跑到跟前,耸肩,眼神坚定的来一句“票要吗?”

拿着崭新的50块钱,还没等我四下寻找黄牛,一位大哥几个小碎步就窜到我跟前,“姑娘,要票么?便宜!”

姑娘听了这话本能的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问,多少钱一张?大哥两手插兜,边看着不远处的同伴边问我看哪场?

我:王牌特工。

黄牛:这场刚开始5分钟,我便宜卖你。

我:多少钱?

黄牛:45。

我:呃,我团购还35呢。

黄牛:那30。

我一边交钱一边问大哥,团购火起来了之后对你们的生意有没有影响?

大哥从兜里拿出一沓票根,头都没抬的说,“有点影响。”

惜字如金,我不甘心,刨根问底的追加了一句,啥影响?

大哥抬头了,“好多人都团购了,我们的生意自然差点。但是大片首映一票难求的时候还是得找我们。”

说完,大哥留给我一个傲娇的背影绝尘而去,留下我在后面喃喃自语,“大哥别走啊大哥,我还没问完呢。”

大哥闻声回眸一望,透着“我的世界你不懂”的藐视,姑娘我顿时语塞,嘴唇微动。再想追问什么却没有发出声响。

这次大哥再也没有回头,远远望去他两手从后面掐着腰,想必,大哥是肾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