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攀枝花人民广播电台 > 科技在线 > 正文

英国威廉王子大婚:论亏损持久战在线教育生死局

2019-06-10 06:08 来源:本站整理

【编者按】烧钱获客模式不适用于在线教育。与滴滴、美团等业务不同,教育是一个非标准化的产品,同时人才培养的周期较长。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在线教育用户满意度和服务规模成反比,用户满意度和增长速度成反比。找到问题的症结,就有破局的办法。尽管在线教育行业普遍处于亏损状态,但是在线教育仍然是一场可打赢的持久战。具体表现为,随着中国教育市场的不断扩张,线下用户会不断向线上的转移,在线教育领域将出现更多的机遇与流量。

论亏损持久战在线教育生死局

本文首发于“新摘商业评论”,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时隔13年,俞敏洪再次站在离上市钟声最近的地方。

与2006年不同的是,这次俞敏洪没有亲自敲响钟声,手握鼓锤的是来自新东方在线的一名老师和学生。

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的交流方式,同时也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我们的衣食住行还有教育方式,教育行业也不例外。

截止2018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2517.6亿元,付费用户数达1.35亿人。

3月28日,国内在线教育机构——新东方在线,在港交所成功上市,抢跑沪江成为港股在线教育第一股。

但好景不长,钟声的余音尚未散去,新东方在线股价开始下跌,不到一个小时,便跌破发行价。

上市掩盖不了亏损的事实,烧钱如同悬在在线教育头顶的达摩克斯之剑,时刻有垂直下落、折戟沉沙的风险。

一如那句话,“你越想掩盖什么,越掩盖不了什么。”

亏损成常态

四载春秋一轮回,追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在线教育已然成年。

诞生于2001年的沪江教育,几乎与中国在线教育发展同步。公益发家的沪江虽然五年之后才开始公司化运营,但资本早早瞄准了这个势头正旺的教育赛道新人。

从2007年接受苏州创投的天使轮投资开始,沪江大大小小共计经历了9轮融资,目前已经融至D轮,累计共获得16亿元的融资。

按照按照沪江创始人伏彩瑞的说法,早在2012年沪江就具备上市的条件,相对于上市,选择好的浪潮才是更重要的。这位涉世未深的理工男,最终选择互联网教育作为沪江的方向。

言论这种东西,只有几年之后回首才会知晓到底是高瞻远瞩,还是疲于奔命,雾里看花。

恰巧,后者应验。

直到2018年下半年,教育界掀起一波上市潮,沪江这才紧跟脚步,将自己的上市计划提上日程。

据彼时上交的招股书显示,沪江累计用户数突破1.7亿,移动用户数突破1.3亿。用户规模日益扩增,营收也逐年递涨:2015至2017年间分别营收1.85亿元、3.39亿元和5.55亿元。

但还有一组数字同样亮眼。

2015-2017年,沪江教育年度亏损分别为2.8亿元、4.2亿元及5.37亿元,三年的亏损总额超过12亿元,亏损非但没有收窄的趋势,甚至还不断扩大。

上市无果,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沪江不是个例,连年亏损的在线教育公司比比皆是。数据统计,有近8成的在线教育公司都处在亏损状态,入不敷出成在线教育的常态。

即使已然成为“在线教育第一股”的新东方在线,也不例外。

今年2月更新的招股书中显示:2018年6月份至11月份新东方在线实现纯利3620万元,较2017年同期的9020万元,下降了59.87%。

获客难是在线教育行业的一大问题。招股书显示,新东方在线的平均客户获取成本由2018财年的55元增长至138元。

两倍多的涨价幅度,连这位含着金勺子出生的富少爷也招架不住,一度还拖累了自己的富爸爸。

数据显示,其母公司新东方继2016年上市后,竟在多年后再度出现亏损状况。经计算,新东方2018年第三季度的净亏损为2580万美元。

亏损仿佛成了在线教育行业一个无法解开的诅咒,谁都逃脱不了。即使早先已经上市的公司也无一幸免。

在美股上市的51Talk,2018年财报显示前三季度亏损分别达到1.127亿元,0.737亿元,0.904亿元。The Information报道指出,VIPKid收入增长强劲,但亏损也一直在扩大。

还有首家海外上市的成人在线教育机构——尚德教育,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分别亏损3.18亿元、2.54亿元和9.19亿元。

尽管是基于互联网的在线教育,但其人员配比以及配套设施同样赋予了这个行业互联网公司少见的“重模式”,在获客难和大肆铺张的双重夹击下,没人知晓它们的盈利还要等多久。

这显然不是个好故事。

基因使然还是钻进死胡同?

盈利难一直是在线教育的魔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