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攀枝花人民广播电台 > 本地新闻 > 正文

一份文学新报,在今天拿什么点燃写作者的创作激情?

2019-05-15 13:18 来源:本站整理

一份文学新报,在今天拿什么点燃写作者的创作激情?

  官方微信

一份文学新报,在今天拿什么点燃写作者的创作激情?

  官方微博

  一张报纸,在今天如何更好地为读者服务?

  一份文学新报,在今天拿什么点燃写作者的创作激情?

  一家青年媒体,在今天怎样离青年近些近些再近些,如何向链接青年广度新目标努力、向主流青年全媒体厚度新目标前进?

  这是《中国青年作家报》一直在思考的几个问题。幸好,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新手段的广泛使用,让编辑部的“思考”有了实践的机会。本着“和新时代的文学青年一起长大”的目的,《中国青年作家报》编辑部创新办报模式,与青年一起办报,全媒体融合办报。与读者、网友共建了微信读者群、作者群,每日有值班编辑与读者群、作者群、微信公众号粉丝深度互动。创刊以来,著名作家刘亮程、忽培元、彭学明,著名文学评论家曾镇南等先后“来到”青年朋友中间,在微信群里、中国青年报客户端等与文学爱好者“面对面”交流。

  作为中国青年报旗下的文学新报,《中国青年作家报》编辑部秉承《中国青年报》“服务青年成长”的主旨,主动联系青年、服务青年,引领凝聚全国各地的青年写作者,与青年共同确定选题,让青年写作者真正参与到内容生产中来,共同制作生产视频、直播、H5等全媒体内容产品,助力青年写作者成长成材。

一、“青年作家上马的地方”

一份文学新报,在今天拿什么点燃写作者的创作激情?

一份文学新报,在今天拿什么点燃写作者的创作激情?

  “青年作家上马的地方”——这是88岁的玛拉沁夫的寄语。25位知名作家为创刊号题词,对《中国青年作家报》、对所有还在坚守文学创作的青年,是一种激励和鼓舞。

一份文学新报,在今天拿什么点燃写作者的创作激情?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叶辛希望“让文学这个灰姑娘陪伴你们度过许多幸福的时光”。

一份文学新报,在今天拿什么点燃写作者的创作激情?

  玛拉沁夫: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周伟

  “青年作家上马的地方”——这是新中国第一代作家、88岁的玛拉沁夫对《中国青年作家报》的寄语。

  玛拉沁夫的小说创作起步于1951年的短篇小说《科尔沁草原的人们》,发表在1952年第一期《人民文学》上,当时《人民日报》发文称赞这篇小说写了新的主题、新的生活、新的人物,反映了现实生活中先进的力量,是用新的伦理和新的道德精神教育人民的好作品。对于一个青年作者的处女作予以这样的评价,在当时是没有先例的。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吉狄马加在《玛拉沁夫文集》总序中说:“读他的作品,我们可以体会到艺术的神秘的一面,它能把你轻轻带到蒙古草原上,让你犹如置身于一望无垠的绿草丛中,犹如看到了人欢马叫的场景,听到了一首首悦耳的牧歌。因此,人们称玛拉沁夫是中国草原文学的代表性作家,玛拉沁夫的作品是蒙古族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

  2018年12月,《中国青年作家报》创刊前,记者到家中采访了玛拉沁夫。

  记者:这么多年来,您一直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请您谈一谈,当前的青年写作者该如何去实践这一目标?

  玛拉沁夫:青年时代是最宝贵的。青年时代受毛泽东思想的教育、党的教育,我们这一代作家,一辈子坚守着这一方向,就是文学艺术是为人民大众服务的。毛主席当年召开延安文艺座谈会,把文学当作社会发展的动力之一,对文学艺术作了全面、系统的论述。那时候在革命根据地的人员组成,基本上就是工农兵,现在看来,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本意就是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

  2014年,我参加了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在到会的文艺工作者之中,只有我一个人是少数民族作家,我感到自己的责任很重。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说:“古往今来,中华民族之所以在世界有地位、有影响,不是靠穷兵黩武,不是靠对外扩张,而是靠中华文化的强大感召力和吸引力。”我听到的时候感到十分震撼,这是把包括文学艺术在内的文化领域的事情说到位了,既新颖,又精准。从座谈会回来后,我把这几句话划了线,然后认真地查找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关于文化的论述,也查了鲁迅对文化的观点,他们还没有这样明确说过。

  记者:青年作家生活在一个新的时代,要真诚地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方向走,创作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您对青年作家有什么样的期待?

  玛拉沁夫:青年作家朋友们,你们享有前辈作家们不可能享有的优越生存环境和生活条件。你们是幸福的一代。但我想说的是,新的时代有它特有的远大使命和历史重任,那就是我们要万众一心,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九死不悔地去奋斗!

  青年作家朋友们,你们不但自己要投入这一伟大的进军,还要责无旁贷地用你们的笔、你们的心,去创作出代表中华民族精神的黄钟大吕!

一份文学新报,在今天拿什么点燃写作者的创作激情?

  叶辛: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烨捷

  1976年,当时才刚刚27岁的叶辛,已经达到了一个“作家”的最高标准。他有3本书作将分别在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文艺出版社付梓。他的作品,将被遍地都能找到的新华书店放置在最显眼的位置,每本预计印刷量都超过了20万册。

  但当时的叶辛,却被两个老编辑狠狠地泼了一盆冷水。

  出面和这个年轻人谈话的,是出版社的两位老编辑,一男一女。男的是巴金先生的弟弟李济生,女的是后来出任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的陈向明。他们让叶辛在沙发上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茶水,态度和蔼可亲,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如此客气,反而让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郑重其事。”叶辛说,他投给出版社的稿子,就是二位老编辑负责阅读和编辑,从成百上千部稿子中挑选出来并送进编辑室进一步编审的,因此自己特别尊敬两位编辑。

  老李讲话直爽,他告诉叶辛,作品一经开印,读者和群众就会把他看作名副其实的“作家”了。